我们谈的不是纹身,是社会的多元与包容

作者:    2019-12-28 14:56:52   767 人阅读  332 条评论

在前几天举行的“中国杯”上,国足以0:6的大比分,输给了很多人可能都没有听说过的欧洲小国威尔士队。

这实在算不上什幺新闻,因为国足输得比这还惨的经历所在多有,这些年来,大家早已被修炼得宠辱不惊,再大的比分差距也能坦然接受。

这场比赛比较意外的是,居然遭遇了奇怪的纹身禁令。

细心观察这场比赛的场上球员,可以发现,有纹身的中方球员,都用胶带缠住了胳膊上的纹身。儿在比赛结束后的日常训练上,有纹身的球员也都纷纷长袖遮掩,才出现在媒体镜头面前。

何以有如此场景?据《体坛周报》得到的确切消息说是来自于中国足协的要求。足协接下来将在整个足球圈整顿纹身问题,国家队有责任成为提供健康文化的表率。

至于下一步如何在各级国家队、职业联赛、青少年足球中开展健康文化教育,中国足协将会有具体的措施。

言外之意,最起码在足协看来,纹身已经成为需要在电视镜头屏蔽的、不健康文化的象征!

然而,这种看似为了健康文化教育的政治正确的管制行为是否合适,以及它所反映的“大家长”制思维,却值得媒体与社会治理者们深入思考。

先拿我来做个自我剖析。我曾经极度讨厌纹身。因为家庭教育等原因,在一段时间内,看到有纹身的人,我都会敬而远之。

但是,在后来的生活和工作过程中,我接触到了大量有纹身的同事,有的还成了很好的朋友。我们发现他们绝大多数其实都非常热忱友善,多才多艺,而且有着年轻人独有的叛逆精神。

纹身于他们而言,不过是张扬个性罢了,和他们的道德品行优劣,以及心态健不健康,没有任何必然联系。

现在,我仍然无法接受纹身,也不主张年轻人纹身,但如果是我的孩子们长大成人后愿意小面积局部纹身,我也不会反对。

不仅不会反对,还会和他们一起聊聊那些在皮肤上刻画的花纹,究竟代表了什幺样的寓意。

这是我对纹身的认识转变过程,以及对纹身从绝对排斥到开放包容的过程。

这一过程,我想也是这些年中国社会不断发展、开放,走向多元、包容的过程。

就像现在人手一条的牛仔裤,在几十年前尚未开化的那代中国人眼里,曾被认为是作风不正经的象征,但是现在已经没有人再那样愚昧。

或者像崔健的摇滚和邓丽君的歌曲,在改革开放初期一度被认为是伤风败俗,靡靡之音,遭到严厉禁止,现在则觉得稀松平常。

现在我们回头看,能发现那不是摇滚和邓丽君的歌有问题,而是我们当时封闭的心态有问题。

是我们封闭的视野和在农业时代僵化落伍的思想认识,适应不了城市社会和文化生活的进步,影响了我们当时的心智和判断能力。

当我们适应这些转变、心态成熟之后,牛仔裤就成了普通衣物。摇滚和轻音乐也在不断中国化的过程中,成为现代中国音乐领域的重要分支。

邓丽君音乐,曾被认为是靡靡之音的代表

纹身,或者也包括正陷入低潮的嘻哈等,是不是也要再经历这样一个过程?

当有新的城市流行文化兴起,我们为什幺不能用一种开放、包容的心态来大胆拥抱他们,或者先给他们一席生存之地,而总是习惯性地大声喊"NO"呢?这是一种开放的心态吗?

即便是那些我们不喜欢、或暂时无法接受的东西,我们能不能学会包容他们,让那些喜欢的人去自己选择呢?我们有什幺权利去越俎代庖地替别的成年人做出喜不喜欢的决定呢?

是的,任何城市流行文化(其实传统文化也一样)都可能存在有颓废或消极的成分,在具体管理过程中,我们处理掉这些消极成分不就行了?就像我们给孩子洗澡,总不能洗完澡连孩子和脏水一起泼掉吧?

需知,中国社会正从一个传统农业社会快速转变为一个现代的城市社会,城市化释放的精彩和多元,是今天这个社会的重要特征,也是社会活力的源泉。

而能不能包容这种多元,更是衡量一个社会的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,是否足够现代和开放的重要标准。

在一个现代的、城市化的、多元的社会,绝对不能再僵化地用传统的、农业时代的、一元的思维方式来管制,因为那只会窒息社会活力和创新能力,消灭城市社会的多元和精彩。

再者,我们正致力于建设一个法治社会。

何为法治?它是指大到国家政体,小到个人言行,都需要在法治的框架中运行。只要在法律允许的范围之内,只有没有违反公共道德,任何人都有充分的自我表达权利。

那幺请问,除非某些特殊行业有相关规定,现有法律、法规,有哪一条就上述这些城市流行文化符号做出过禁止性规定?而这些城市流行文化,又何以被认为是不健康的或颓废的象征?

改革开放已经四十年了,如果到现在为止,我们连这点包容精神和法治意识都还没有,还在用当初严厉禁止牛仔裤、摇滚和邓丽君的思维,来一刀切地对待新的城市流行文化符号,来对待年轻人的张扬个性和叛逆精神,那就实在让人不知道说什幺好了。

本文摘自微信公众号“杭子牙”(及“场外思考”),欢迎关注。